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与媒体 >> 新闻中心
圆桌对话 | 2017中国“一带一路”海上自主卫星通信精英论坛
发布时间: 2017/12/21 16:13:44

        “2017中国'一带一路'海上自主卫星通信精英论坛”于12月5日在上海召开,在下午的圆桌论坛流程上,上海市经信委暨国防科工办高新工程处(船舶产业处)吕钊处长,中交航信(上海)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从伟,西部证券合伙人郭丽春,中国第二位女轮机长 、上海船舶机务技术联合会名誉会长张兴芝,“衣羊船长”胡月祥,丝路卫星通信有限公司总经理李然与著名财经主持人、经济学博士马红漫就企业面临怎么样的新机遇、新挑战等当下最热议的问题分别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以下为发言原文

 

        主持人:首先掌声送给我们所有的嘉宾!我们第一个问题想请我们兴芝老师给我们做一点点分享。兴芝老师,作为航运行业的专家,一带一路战略的落实对我们的行业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您是否能给我们大胆地展望一下?

 

        中国第二位女轮机长 、上海船舶机务技术联合会名誉会长张兴芝

        

        张兴芝:船运行业的一个缺陷,就是在过去我们在做船员的过程中,的确是相当的封闭。过去在船上既不可以看录像带,又接触不到像今天这么丰富多彩的外界信息。基本上船员一个航次回来以后就是与世隔绝了。现在的船运行业其实多少也会有这种感觉,但是没有那会儿那么严重了。

 

        对于我来讲,我看到丝路卫星的通信技术变革能够给我们的船运行业带来很多的改善。比如说船上的管理,像刚才黄老轨谈到的,如果我们船上的管理能通过丝路卫星这样的一套系统,能够通过互联网使陆地和船上达到无缝的衔接,那不管是对陆地还是对船上都是一个非常大的福音,我对丝路抱有很大的期望。

 

        主持人:好,谢谢秦老师大家一个美好的期待。远洋船舶和航运其实是我们国家对外输出战略合作的一个重要的发展方向,这样一个国家战略落实的话,您觉得会对我们航运人会带来什么样的历史性的变化?

 

上海市经信委暨国防科工办高新工程处(船舶产业处)吕钊处长

 

        吕钊:首先我说一下今天的感想,今天听了丝路卫星的详细介绍都感到很震动,没想到在卫星通信行业,还有像丝路这样的公司在坚持做自主的技术研发和创新。从政府层面上来讲,我们是非常支持鼓励自己的企业走出去的,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也非常欢迎将来丝路卫星在上海开展相应的业务。

 

        主持人:掌声先送给吕处长。接下来还要请吕处长从技术层面来做一个分析,因为您是这个专业主管部门的负责人,您觉得如果在中国和国际做一个对比的话,您觉得我们海上通信行业自主技术的发展机遇在什么地方?

 

        吕钊:这个今天听了在座专家的发言,我觉得现在对于这个海上卫星通信行业,我认为技术上没有什么重大瓶颈需要去突破,更多的是需要像我们丝路这样建立一个比较成熟的商务模式。关键是我们的模式。海上卫星通信行业的模式发展,仅仅靠一家或者几家公司的努力是不够的,我真的希望能有更多的公司参与我们自己的海上卫星通信的建设工作,共建一个完善的平台。

 

        主持人:非常好,吕处在高度评价的我们的自主技术水平之外,也在商业方面提出了一个值得关注的点,就是如何保持长期健康的持续运营,如何完善商业模式的问题。

 

        吕钊:我们的十九大说到要建设海洋强国,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要走军民融合的道路。以前我们建设的卫星项目,它的成功在于我们成功地把这个东西建设起来了。至于赚不赚钱,这个不是它的主要目标。但是我们为什么要搞军民融合呢?因为如果这些东西全部需要国家财政去支撑,这样对于国家来讲也没有一个很好可持续发展空间。所以我们提倡军民融合,需要很多像丝路这样的公司来参与,来把这个市场充分地做足,让这个行业、让我们国家真正进入到可持续发展的良性循环中去。

 

        主持人:好的,谢谢吕处的分享!这里我们也想请教一下从伟,您能否来给我们说说,这个行业最大的看点在什么地方?

 

 

中交航信(上海)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从伟

 

        从伟:好,我尝试回答一下,应该有三个点。第一个是移动化。另外一个的话我认为是IT和CT的融合,我们叫ICT。未来我们可能更多地需要把这个通道与跟航运的行业信息化做深度的结合。所以说把通道服务变成内容服务,我认为这可能是未来的一个趋势。第三点,也可以说通信人的情怀吧。刚才我听李然总讲到情怀这两个字,我挺感动。他说为我们中国的船员提供通信,解决了过去一直困扰我们的通信问题。我觉得我可以再送一句话,我们甚至可以为全世界贡献中国解决方案。

 

        主持人:好,谢谢!我觉得李然总可以给我们讲讲,我们的通信我们的业务模式,是怎么做到既比海外卫星服务便宜,又能赚钱?

 

丝路卫星通信有限公司总经理李然

 

        李然:感谢吕处和从总给我们的建议。是这样的,对于一个商业模式来讲,如果不赚钱,那确实是耍流氓。现在当然在整个卫星产业或者行业产业中,确实有很多资本进来,来推动一些不健康的或者不赚钱的发展。但是丝路卫星其实从建设初期到现在并没有刻意追求数量,我们现在国内的数量并不是最多的,我们一直坚持走稳步发展的路线,我们只做优质的客户,只提供优质的系统,提供优质的服务。

 

        我们不追求说一年要占多少的容量,多少的市场占有率,我希望通过这样一个比较稳固的模式,真正的把我们好的服务、好的产品提供给用户,同时对公司也能盈利长久的发展。我在上一个论坛中其实也说过,丝路卫星不做冲浪者,我们只做海上卫星通信的坚守者。再过五年时间,当冲浪者不在的时候,丝路卫星还在这儿。

 

        主持人:好,这样一个回答,让我受益匪浅。那么我们有请西部证券合伙人郭丽春郭总,来为我们讲一讲商业角度的看法。

 

西部证券合伙人郭丽春女士

 

        郭丽春:这真是让我感觉到我的跨界了,我是认真的在听,认真在学,好多名词也是第一次听说。所以我也只能是说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讲一下。其实这个公司我们已经盯了很多年。我觉得现在公司的估值其实已经反映了市场对这个公司的认可,因为整个资本上其实还是比较偏爱这种有自主的知识产权的模式,尤其咱们公司一个三自主:设备自主、运营自主、系统自主。总体来讲,我们作为投资方面的角度,还是非常喜欢这种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新技术公司的,从它的天使轮、A轮、B轮,也反映了市场对它的认可;因为从公司现在这个财务状况来说,它的估值已经非常高了。其实这也体现了资本市场对它自主研发的热情的回馈,我们是认可这种公司的,也是他们这种做自主技术的坚持在感染着我们。所以说我希望在这个B轮融资以后,公司可能已经做好了这个三年或五年的规划之后,能在上A股IPO这个节点上能更好地把握一下。总体来讲,我希望公司能借助资本市场的翅膀能更上一个平台。

 

        主持人:我记得我们之前开玩笑,因为我的工作经常会接触一些投融资的人,他们开玩笑说有很多需要融资的小伙伴们见了投资人之后就紧张,不知道怎么去跟投资人去表达,然后我们总结了一个技巧,就教给这个小伙子自己在家里练。怎么练呢,他说我教你,进去之后就很鄙视的看一下投资人,然后跟他说我今儿来是要改变世界,你们愿意投我就投,不愿意投没关系,我就带别人去改变世界。(哈哈)这个是一个段子,但是我想今天我们见到了丝路这个项目,那是真的有可能会改变世界,因为这个世界就摆在我面前,这个世界在我们航运中,也在我们船员的生活中。在我们整个船只的管理当中,它就是一个小小的事情,而这个事情就是需要我们丝路卫星去改变的。

 

        所以我接下来想请教的是我们的衣羊船长。您和刚才很多前辈都讲了,之前在船上的生活是多么苦闷,我其实比较好奇,80年代或者90年代的事情离我们其实比较遥远,虽然我们同情那时候的海上生活。那么现在船员们的生活状况会如何,将来比如丝路卫星这样的服务商开始对我们船员和船只提供服务之后,又会带来什么样新的改变?

 

“衣羊船长”、高级船长胡月祥

 

        胡月祥:好,谢谢主持人给我这样的机会。作为船长,作为海员,我们在船上是一个重要的部分。因为任何卫星信号,任何无线电的通讯都是我们来接收,由我们来组织跟陆地上进行直接沟通。过去确实不是那么太方便,因为不想地面,海上通讯确实会遇到很多的障碍,大自然的、人为的等等。甚至到了国外的一些港口附近,他都不让我们开无线电收发报机。大家都看过电影《永不消失的电波》,对不对?那就是很容易给人家抓住这样的信息,当然说我们不是用于军事用途。关键问题是什么?现在我们通过科技工作者的努力以后,我们船上已经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通信已经走到了一个现代化进程,海员也离不开信息生活。现在像丝路卫星这样的设备,如果能够在船上进行大范围安装的话,那就是对我们海员是一个很大的福音。

 

        可以这么说吧,在当年Inmarsat刚刚进入船上的时候,我们虽然能够通过计算机发送接收Email,那都有规定开放时间的。而现在通过宽带接入,我们可以随时随地都可以进行这样的通讯。

 

        说到公务通信以及海员个人的通信的方面,有一个例子。当时我们已经有手机了,在整个航行过程当中,我们最希望的是什么?就是能够把船开的靠近海岸航行,这样能够收到基站的信号。我感到最幸福的是什么?经过我们西沙群岛的一个中间岛,那个岛非常小,面积只有0.3平方海里。这个岛上有一点点我们国家的基站信号,所以我们的海员一到那个海域附近就跟我说,船长你把航线开得近一点,让我们可以接到信号,可以给家里面报个平安,告诉家人我们远航回来了。所以那个时候我基本上都是靠这样一种方式,就是让我们海员能够进行一些基本的沟通。这种沟通还是很不方便。你说如果当时有像丝路卫星这样的服务,我们直接就能联系了。就更不需要像以前那样,我们的船员拿着手机在整条船上,从船头跑到船尾到处去找信号。其实整个船上的信号都是一样的,因为这个地区覆盖的信号强弱程度都是一样的。

 

        还有一点,现在如果说像丝路卫星这样的宽带接入到船上以后,我们的海员的情绪,或者说整个行业从业者的情绪都能够得到有效的控制,尤其是一些心理上的问题的处理。当我们在家里的话,如果和家人之间有什么矛盾,都能及时当面沟通。但在船上的话,大家互相之间都是同事,他也不好意思去较劲,我们海员就经常会出现烦躁郁闷的心情,时间久了就容易形成心理上的问题。如果有了丝路卫星,我相信我们会改变这个状况。感谢我们的科技工作者!

 

 

        主持人:谢谢衣羊船长,掌声送给他!这个其实是非常高也非常急切的一个期待,但是我也非常好奇,我讲了这么多自主技术创新自主技术创新,我们除了商业层面之外,从自主技术的产品研发角度来讲,我们现在到底有没有在核心技术当中取得实质性的突破?提到技术方面跟国外的一流技术,现在我们还有没有差距?我想请从总和李总来给我们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从伟:在卫星技术里面它分很多种,刚才我们各方面的专家,包括张教授汪主任也都讲到了,我们的导航、我们的北斗现在已经开始追上国外。但卫星通信这一块的话,还是落后的,因为我搞卫星有二十多年,也从事了十多年的技术,我们在核心的调制解调这一块,我认为是一种突破,它实际上是军民融合的一种技术。从目前使用来看的话,在我们一百多条船上,它的稳定性、可靠性也得到了有效的验证;这是核心技术。另外,丝路在核心网管这块也是自有技术的。其实我认为这块本身就是核心技术的突破。

 

        主持人:对,其实我们大家还有一个非常关心的问题,就是网络上的信息安全问题,欢迎李然总给我们说一下。

 

 

        李然:其实从网络安全来讲,如果要做到真正的网络安全,第一个卫星的核心应用技术必须要自己掌握。第二个,核心的主战、关口站要在国内落地,那么星其实现在没有什么信息安全的问题。现在我们同步轨道卫星中,基本用的是透明转发器。透明转换器其实就像一个镜子一样,上去以后反射下来,不管是用国内的卫星还是国外的卫星,其实都不存在信息安全的问题。只要做到了中国落地,用中国的自己的技术,自己的设备,自己的系统,就可以做到系统的安全。

 

        其实我们国家在卫星通信领域并没有落后很多,我们卫星产业很大,航天产业也很大。但说先进其实也不先进,坚持底层研发、核心技术研发的人越来越少。其实我们都是像我是张教授带出来的,张教授、汪主任以前都是做中国自主技术科技项目的研发的。但是经过很多年以后,你会发现国家的很多政策有些也没有跟上,你看我们的导航跟上了国外的发展节奏,但是自主通信技术一直没有得到国家的重点扶持。因为从整个来讲,我们也可以用国外的设备,也可以国外的系统。包括咱们一些核心的单位,以前部队、公安、消防,他们也用一些国外的设备,所以国家也没有限制。

 

        所以自主的技术越来越难做,坚持的人越来越少。那么从我们主席提出了要有自己的信息安全以后,至少在航天、军工和其他特殊领域已经开始提倡用自主的技术,已经开始限制用国外的、不能保证信息安全的设备跟技术。我觉得这个对自主技术的发展应该是一个福音。所以这几年自主的技术又开始有了起步和发展。还好丝路卫星一直在坚持;现在有了国家政策我想我们一定可以继续坚持下去,而且会做的更好。

 

        主持人:今天是我们跟我们公众一次非常重要的一个发布。比如假如再过半年或者一年,我们有机会再和您聚在一起的话,我特别想听一下您对于未来会有什么样的期待?

 

 

        李然:首先我们肯定会聚在一起的,我也非常喜欢马老师的节目,我们一定会有机会再继续合作。在座的专家就像我之前说的,其实都是老朋友。有我的老师,有以前我特别崇敬的专家,有媒体的朋友,也有航运的专家朋友。那么其实这些人都是一帮特别可爱人,他们在这个行业里深耕,像张教授在一个小众行业里面深耕下去,静心做科研这么久,又做出了贡献。其实非常的不容易。丝路卫星,就是要像他们一样,要坚持把自主技术做到极致的这样一个公司。

 

        站在新时代的入口,丝路卫星愿与更多产业合作伙伴同心协力,共同促进中国自主的海上卫星通信技术蓬勃发展,最终实现所有船舶、海员,人人皆移动、万物皆互联的美好愿景。我想未来我们跟在座的志同道合的各位朋友,一定会再见面的。

 

        谢谢,掌声送给我们的各位论坛的嘉宾!我们知道中国的企业最近几年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比如我们经常讲中国有很多非常厉害的互联网公司,像百度阿里腾讯。但是我跟很多海外的人士聊天,他们说其实中国这些企业确实很厉害,但是有个差别;就是这些公司做的事情,是商业模式上的创新。想想确实是这样,百度、阿里、腾讯这些公司的底层技术都来自于国外,他们更多的是结合中国市场做的商业模式上的创新。其实真正去比较技术模式上的创新,依然是在国外,比如说AlphaGo、AlphaZero这些技术,中国并没有绝对优势去超越,甚至还是在不断的模仿和追随。中国基于自己这么大的市场,这么多聪明人在一起,有越来越多的创新呈现在我们面前,但是最终真正需要的依然在于技术模式的创新。

 

        今天我们非常感谢李然总给我们展示了这样一个榜样的力量。再次用掌声送给所有的对话嘉宾,谢谢大家的参与,谢谢!

 

[返回列表]
上一篇:丝路卫星亮相船舶低速二冲程共轨柴油机技术与管理交流会
下一篇:丝路卫星李然:探索无边界,共建智慧海洋

联系我们

400-676-9976
地址:南京市浦口区高新区内星火路11号B座8层

邮编:210032 

 

Copyright © 2019 丝路卫星通信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86868686号-1